木里猫眼蟾

muliensis   Fei et Ye
   

  64  浏览



形态描述

形态 依据四川木里(30雄、15雌、15亚成体及各期蝌蚪)标本。
成体:雄蟾体长73mm左右,身体其他部位量度数据见表68。当体长50—60mm时,第一、第二指婚刺和胸刺已显;雌蟾体略小;15个亚成体体长37—50mm。头较扁平,头长略小于头宽;吻端圆,略突出于下唇;吻棱钝,颊部向外侧倾斜,鼻孔位于吻眼之间;无鼓膜;颞褶宽厚;上颌无齿;无犁骨齿;舌卵圆,后端无缺刻;咽鼓管口小;瞳孔纵置。
前臂及手长约为体长之半,指端球状,第一、第二指几乎等长,关节下瘤不显或略显;掌突2个,内者大。后肢短,前伸贴体时胫跗关节达肩部或口角,左、右跟部不相遇;足比胫长;趾端圆,第三趾略长于第五趾;关节下瘤不显或略显;趾侧缘膜显著,趾蹼不发达,第四趾两侧的蹼仅达近端第一关节下瘤;内蹠突椭圆形,无外蹠突。
背面疣粒较小或不显,少数个体疣粒较大排成纵行。整个腹面呈皱纹状,少数标本较为光滑;体侧、臂部及股部腹面疣粒明显,无股后腺,踉部底面一般疣粒较多,雌蟾各部疣粒较雄蟾显著。雄蟾头侧和下唇有小刺疣;腋腺近腋部,雌蟾比雄蟾明显,一般无刺;胸腺明显大于腋腺。
表68 木里猫眼蟾成体量度(四川木里)
Table 68 Measurements of adults of Scutiger (Aelurophryne) muliensis Fei et Ye(Muli, Sichuan)
单位:mm
项目 20♂♂ 1♀♀ 项目 20♂♂ 1♀♀
体 长
SVL 68.2—80.0
73.4 60.1—67.5
63.8 前臂及手长
LAHL 35.9—41.8
37.4
51.0% 30.4—34.3
31.9
50.0%
头 长
HL 20.0—26.5
23.0
31.5% 20.0—21.6
20.6
32.3% 前臂宽
LAD 9.8—12.2
11.4
13.6% 5.5—7.0
6.0
9.4%
头 宽
HW 24.3—28.6
26.2
35.7% 20.4—23.0
21.9
34.3% 手 长
HAL 18.8—22.2
20.0
27.3% 16.1—18.0
17.2
27.0%
吻 长
SL 8.8—9.8
9.3
12.7% 7.2—8.5
7.6
11.9% 腿全长
HLL 100.0—112.0
103.7
141.3% 81.0—91.0
85.8
134.5%
鼻间距
INS 5.4—6.4
6.1
8.3% 4.6—6.7
5.4
8.5% 胫 长
TL 28.9—33.5
30.8
42.0% 23.7—26.0
24.6
38.6%
眼间距
IOS 5.5—8.3
6.7
9.1% 4.7—6.0
5.3
8.3% 胫 宽
TW 8.1—10.2
9.7
8.3% 6.1—7.9
7.4
11.6%
眼睑宽
UEW 5.5—6.6
6.1
8.3% 4.3—6.8
5.7
8.9% 跗足长
TFL 7.0—53.8
49.7
67.7% 39.0—45.2
41.6
65.2%
眼 径
ED 7.3—10.0
8.2
11.2% 6.9—8.8
7.6
11.9% 足 长
FL 33.1—39.5
35.3
48.1% 27.0—32.8
29.3
45.9%
生活时成体体背面一般为暗橄榄褐色,吻棱及颞褶下方酱黑色,两眼间有酱黑色三角形斑伸向肩部,有的与肩部疣粒周围的酱色斑相连,而背部色斑多呈纵行排列;四肢背面色较体背略浅;咽喉部及四肢腹面紫灰色,腹部黄灰色。液浸标本背面褐灰色,色斑隐约可见;腹面浅褐灰色。
第二性征:雄蟾前臂极粗壮;第一、第二指具锥状黑色角质刺;胸腺一对,上有粗大锥状黑刺,排列较为稀疏,在1Omm2内有刺10—26(16.1±3.88, n=40)枚(四川木里);无雄性线;无声囊。
变异:观察四川木里的成体标本45只(30雄、15雌),其中有3只标本(2雄1雌)头体及四肢背腹面极粗糙,满布大小瘰疣,瘰疣之多少又各有变异,这3只标本除皮肤或多或少有瘰疣外,未发现有其他性状与同域标本相区别(包括雄性胸部的第二性征)。因此,皮肤满布瘰疣的标本属于本种的个体变异,是该种的多态性变体。
蝌蚪:大蝌蚪体尾灰褐色或灰棕色,尾鳍无斑。当后肢长1.5—3mm时(第29—31期),全长49mm左右,尾长约为头体长的145%,身体其他部位量度数据见表69。出水孔位于体左侧,无游离管;肛管长而宽,肛口斜开于尾鳍基部右方。尾肌发达,尾鳍起于第二和第三肌节之间,上、下尾鳍几乎等宽,较低平。口周围具唇乳突,少数个体上唇中央缺一个乳突;口角处副突少,个别有齿。唇齿式为I∶4+4/4+4∶I(或5+5∶I),上下唇齿最外一排短;角质颌强。蝌蚪口腔底部第一对舌前乳突呈单指状。前肢刚伸出时,腋腺明显,仅上唇两侧还有唇乳突。当尾部萎缩到7.3mm时,头体长19.5mm,已显示成体特征(如眼睑、口裂、趾蹼和疣粒等)。
表69 木里猫眼蟾蝌蚪10个量度(四川木里)
Table 69 Measurements of ten tadpoles of Scutiger (Aelurophryne) muliensis Fei et Ye
(Muli, Sichuan)
单位:mm
全 长
TOL 44.5—55.0
48.8 吻至出水孔
SS 11.7—12.5
12.1
60.1% 尾 高
TH 8.0—9.3
8.7
43.7%
头体长
SVL 18.0—22.2
19.9 眼间距
IOS 5.6—7.3
6.1
30.7% 尾肌宽
TMD 4.0—5.2
4.7
23.6%
体 高
BH 7.4—10.0
8.6
43.2% 口 宽
MW 4.5—6.0
5.0
25.1% 后 肢
HLL 1.5—3.0
2.4
体 宽
BW 9.0—12.0
10.6
53.3% 尾 长
TL 26.5—32.8
28.9
145.2% 发育时期
(Gosner,1960) 第29—31期

鉴别特征

鉴别特征 本种与刺胸齿突蟾Scutiger mammatus(Günther)相近。但本种雄蟾胸腺上黑刺粗大而稀疏,在lOmm2内有刺10—26枚;趾蹼不发达,第四趾两侧之蹼仅达近端第一关节下瘤;肛周围、股部及蹠部腹面有小疣。

生物学

生物学资料 该蟾生活于海拔3050—3400m的平缓山溪。溪水两旁植被较为丰富,以灌木为主。成蟾白昼栖息在溪内或溪边的石头或倒木下,夜间在水边爬行。考察时气温9—21.5℃,水温11.5—17℃, pH为6.5—7。在1982年6月3日下午见到卵群多团,有的卵群中的卵已发育为32—64细胞期,有的已至神经沟或神经管期。解剖两个雌蟾,输卵管内有待产的卵,动物极棕色,植物极乳白色;卵径2.6—2.8mm。CIB 82I1213号雌蟾,体长65mm,右侧输卵管内有卵103粒。多数雌蟾已经产卵,卵巢内的卵很小,输卵管细。

分类讨论

讨论 Zhao和Adler(1993:125),赵尔宓、赵慧(1994: 376)先后将木里齿突蟾Scutigermuliensis作为皱纹齿突蟾Scutiger ruginosus的同物异名,其理由是根据“优先律”。有关皱纹齿突蟾S. ruginosus的分类问题,费梁等(1986: 168—179)和叶昌媛等(1994: 33—45)通过形态比较和电泳分析,其结果说明皱纹齿突蟾是一个无效种,不存在“优先律”问题。因为赵尔宓、江耀明(1982: 79)发表的新种皱纹齿突蟾唯一的鉴别特征“整个身体背腹面满布不同形状的大小瘰疣,……”是变异很大的不稳定性状,瘰疣少者与同域的刺胸齿突蟾S. mammatus[=刺胸猫眼蟾Scutiger (Aelurophryne) mammatus]和胸腺齿突蟾S. glandulatus[=胸腺猫眼蟾Scutiger (Aelurophryne) glandulatus]不能分开;其模式系列标本中的11只雄蟾胸部第二性征可明显分为两类,其中9只标本胸部刺团一对(包括正模标本CIB 80A0079),与同一溪沟中的刺胸齿突蟾相同,另有两号标本(CIB 80A0080, 82A0001)在胸部外侧后方还有一对小得多的刺团,即胸部刺团两对,则与同一溪沟中的胸腺齿突蟾相同。根据费梁等(1986: 168)和叶昌媛等(1994: 33)对皱纹齿突蟾模式产地不同类型标本的形态特征比较(如皮肤瘰疣的多少和雄性胸部腺体一对或两对以及刺粒的大小)和眼晶体蛋白薄层凝胶等电聚焦电泳分析综合研究,结果证明皱纹齿突蟾不是有效种,其模式系列标本应以胸部刺团一对或两对(包括刺粒的大小和稀密)进行分类,胸部刺团一对者应归入同域的刺胸齿突蟾,两对者应归入同域的胸腺齿突蟾。因此,皱纹齿突蟾标本分别是刺胸齿突蟾和胸腺齿突蟾两个已知种的多态性变异个体,其种名分别是刺胸齿突蟾S. mammatus和胸腺齿突蟾S. glandulatus这两个已知种的同物异名。此外,费梁等(1986)和叶昌媛等(1994b)还研究了与“皱纹齿突蟾”生活在同一溪沟内的西藏齿突蟾S. boulengeri、西藏山溪鲵Batrachuperus tibetanus标本,这两个种的标本中也存在与“皱纹齿突蟾”相类似的“皮肤满布瘰疣”的多态性变异个体[见叶昌媛、费梁和陈素文(1994b:35, 36)];同时,又研究了四川木里的木里齿突蟾S. muliensis和山溪鲵B. pinchonii两个种的标本,这两个种也存在像“皱纹齿突蟾”类似的“皮肤满布瘰疣”的多态性变异个体(见叶昌媛等,1994b: 34, 37),以上事实充分说明“皮肤满布瘰疣”的多态性变体的物种并不少见,可以肯定皱纹齿突蟾不是有效种。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木里齿突蟾同一山溪也存在体表皮肤光滑(正常个体)和满布瘰疣(多态性变体)的个体,但其雄蟾胸部刺团形态是一致的,如刺粒粗大而稀疏,在lOmm2内有刺数在10—16(16.1±3.88)枚范围内,这说明体表满布瘰疣(瘰疣多少,变异很大)的个体不是皱纹齿突蟾,而是同域木里齿突蟾(瘰疣少、皮肤较光滑)的多态性变异个体。再者,木里齿突蟾雄蟾胸部刺粒粗大、数量少;则与刺胸齿突蟾者胸部刺粒较小,数量较多有明显区别,如刺胸齿突蟾的胸部刺群在lOmm2内有刺58□160(105±23.45, n=38)枚,而赵尔宓、江耀明(1982)所谓“皱纹齿突蟾”正模标本胸部刺群在l Omm2内有刺粒63枚左右(在刺胸齿突蟾刺数幅度内)。因此,木里齿突蟾不可能是刺胸齿突蟾的同物异名,更不可能是“皱纹齿突蟾”的同物异名。所以,Zhao和Adler(1993),赵尔宓、赵慧(1994)将木里齿突蟾作为无效种“皱纹齿突蟾”的同物异名是欠依据的。根据费梁和叶昌媛(1989)关于齿突蟾属Scutiger下隶2个亚属,即齿突蟾亚属Scutiger (Scutiger)和猫眼蟾亚属Scutiger (Aelurophryne)的意见,本种学名为木里猫眼蟾Scutiger (Aelurophryne) muliensis。